http://www.0512yongwang.com

从国际范围基础设施投资模式比较看中国,中国改革开放40年

  【环球网综合报道 记者 朱梦颖】“中国改革开放40年,对中非合作究竟有何意义?”,国务院参事、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院研究院院长林毅夫4日在中非智库论坛第七届会议上提出了这一问题,并从经济学家的视角提出了他的见解。

中国是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国家之一,自从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开始,中国的经济发展开始面向世界,并且在20世纪90年代实现了经济的飞速发展,可以说,在这短短的几十年之间,中国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已经不再是以前落后的中国,而且以一个全新的形象屹立在世界中央。非洲是我们的友好互助伙伴,虽然说现在大多数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比较落后,但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之中,非洲也从中感受到不少的受益。

不仅中国知识分子有家国天下情怀,总觉得民族的复兴是自己的责任,而且世界其他国家的知识分子也这样。政治领导人的追求也类此: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然而,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是:本国人民努力,加上国际机构援助,为什么成功的国家那么少?

  给非洲国家提供工业机会

图片 1
中非农业合作

一个发展中国家把基础设施完善了以后,才能够进入到现代化的进程

  “世界上任何国家开始时都是贫穷的,包括西欧或北美。而在贫穷时的共同特点在于人生活在农村,以农业为生活手段”,林毅夫说,目前,非洲75%以上人口还生活在农村,以农业为主,这也是非洲国家贫穷的主因。而非洲实现富裕的道路就是工业化。

1978年,按照世界银行的指标,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当年价格计算为156美元,还不到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平均水平490美元的1/3。当时,81%的中国人住在农村,84%的人生活在每人每天1.25美元的国际贫困线标准之下。在这样低的起点上,1978年—2017年,中国连续39年维持9.5%的年均经济增速,平均每年的贸易增长率高达14.5%。2009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而且95%以上的出口产品是制造业产品。2013年,中国成为世界最大贸易国。中国使超过7亿人摆脱贫困,对世界减贫努力的贡献率超过70%。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视角来看,发达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很多,但是好钢没有用到刀刃上。经济发展带来收入水平不断提高,其前提条件是什么?是劳动生产力不断提高。劳动生产力提高靠的是现有产业技术不断创新、新的附加值更高的产业不断涌现。随着现代技术的使用,经济规模越来越大,市场范围越来越大,电力、通讯、公路、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必须不断完善。

  如何才能实现工业化呢?在林毅夫看来,必须发展符合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并且要进入国际市场。他还提到,二战以后,美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在劳动密集型产业领域失掉了比较优势。而日本在二战后抓住了机遇,实现了工业化现代化,收入水平提高。到20世纪60年代,日本因为工资水平提高,在劳动密集型的加工时有比较优势,亚洲的韩国、中国台湾、中国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抓住的那个窗口机遇期,也同样实现了工业化、现代化。

中国的改革开放给非洲带来三大机遇

这样的进程,对任何国家都是一样。发展中国家的主要瓶颈是,必要的基础设施严重欠缺。没有必要的基础设施,就没有办法采用现代化的技术、发展现代化的产业去提高生产力。国际上的发展援助主要用在什么地方?改善政治治理,增加政治透明,提高人权,促进男女平等,发展教育、医疗等。这些发展援助出发点都是好的,但并不能消除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瓶颈。

  林毅夫还称,到中国改革开放时,中国抓住了窗口机遇期,使中国从一个81%以上人口生活在农村,以农民为主的国家,变成了成中等偏上收入的世界工厂。但中国目前工资水平有所上升,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上拥有了比较优势。所以,中国开始呈现新一轮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国际转移的窗口机遇期,这是中国发展给非洲带来的一个机遇。

第一,中国产业升级给非洲国家带来工业化机会。历史经验表明,大部分民众以农业为生的国家必然贫穷落后,这是改革开放前的中国以及现在的非洲一些国家不发达的主要原因。要实现富裕,就必须走工业化道路。成功的工业化道路,必须发展符合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并且进入国际市场,才能创造足够多的就业机会,吸纳农村劳动力,实现工业化、现代化、城市化。二战后,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先后抓住劳动密集型加工业在世界转移的窗口期,实现了从农业社会向现代化工业经济的转型。现在,中国的工资水平上升,中国的产业升级将带动新一轮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国际转移,这是史上最大的窗口机遇期。中国制造业从业人数为1.24亿人,劳动密集型加工业从业人数就达8500万人,而非洲整个制造业的从业人数不超过1000万人,这8500万劳动人口的窗口机遇期足以让非洲国家同时实现工业化,这是中国发展给非洲带来的一个重要机遇。

从新结构经济学的理论分析和我国的经验来看,要致富先修路。一个发展中国家把基础设施完善了以后,才能够进入到现代化的进程。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在2013年提出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作为倡导的国际发展合作框架时,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作为抓手来推动的主要原因。

  “一带一路”倡议、中非合作伙伴计划

第二,“一带一路”倡议为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条件。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将为非洲抓住窗口机遇期提供必要条件。因为“一带一路”倡议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抓手,中非“十大合作计划”聚焦工业化、农业现代化、基础设施建设等十项内容。劳动力多、成本低是非洲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一个优势,但是,这些产业如果要进入国际市场,不仅要素成本要低,总成本也要低。总成本中的交易成本取决于基础设施的好坏。目前,非洲国家普遍基础设施较差,这已成为经济发展的瓶颈。“一带一路”倡议和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可以帮助非洲国家解决基础设施方面的瓶颈,为非洲抓住工业化机遇创造条件。

这样一个新的国际发展援助合作框架提出来以后,在国际上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我国作为援助国会给“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但有些国家基础设施严重欠缺,所需资金投入规模巨大,必须用多边的方式来动员吸收市场资金。因此,我国倡导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在亚投行筹备的时候,美国公然反对,给很多国家领导人施加压力,让他们不要参加。但成立亚投行是符合各国发展需要的,得到许多国家的积极响应,创始会员国57个,其中包括英国、法国、德国这些七国集团的主要成员,到现在已经有近90个成员国。而且,还有几十个国家在申请加入的过程当中。目前,亚投行已经是除了世界银行之外,成员国数量最多的国际多边发展机构。第二,我们去年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是去年国际上最大的盛会,这表明我们“一带一路”的倡议,得到国际社会的积极响应。

  林毅夫称,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中国也很快会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也会像任何高收入国家一样,对国际发展承担更多责任。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和中非合作伙伴计划,会为非洲发展提供诸多必要的条件。他还提到,因为“一带一路”建设是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作为抓手,而中非合作伙伴计划有十项内容,第一项是工业化,第二项是农业现代化,第三项是基础设施的建设等。

第三,中国发展为非洲发展提供思路。思路决定出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取得巨大发展的主要原因就是转变思路。过去,非洲一些国家的发展思路基本上是沿袭了西方发达国家的理论。然而,发达国家的理论和经验是以发达国家的条件为前提,不适用于非洲国家。中国起步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发展的前提条件与非洲国家接近,因此,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所积累的经验和形成的理论,对非洲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就更有参考借鉴价值。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是中国人的事,而且事关世界的发展繁荣

  “非洲国家普遍基础设施较差,是经济发展瓶颈,‘一带一路’倡议和中非合作伙伴计划会提供比较好的条件,来帮助非洲国家解决基础设施的瓶颈限制,抓住工业化的机遇,这是我想中国发展给非洲带来的第二个机会”,林毅夫说。

过去40年来中国的发展表明,贫穷不是命运,每个国家都有可能摆脱贫穷,而实现繁荣的道路是工业化、现代化、全球化。中非合作可以给非洲国家带来工业化的机遇、实现工业化所需条件以及实现工业化的思路,携手非洲国家实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所追求的共同富裕和共同繁荣。

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不仅我国重视,美国也重视。2011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新丝绸之路”,倡导以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把中亚五国跟阿富汗连在一起。同年他还提出印太经济走廊,用基础设施把印度洋和太平洋连在一起。这些倡议的内容虽然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有点相似,但是在国际上反响甚少。而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国际上得到积极响应。为什么会有这种差异?因为在基础设施的建设上面,我们有比较优势,而且是可信的。

  为非洲发展提供思路借鉴

第一,中国是基础设施建设能力最强的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要钢筋、水泥,我们这方面的产能占全世界的一半以上。改革开放后,我国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快,培养了世界规模最大、非常有竞争力、效率非常高的施工队伍,在国际上竞标,我国施工队的成本多在其他国家施工队的一半以下,甚至三分之一。

  非洲国家与世界上任何发展中国家一样,都希望能实现工业化、现代化,走向繁荣之路。林毅夫说:“但非洲国家在殖民时代经过抛头颅、洒热血争取政治独立。但在发展思路上海基本沿袭西方国家理论。但中国改革开放40年跟改革开放前比较,为何中国能发展这么快?主要就是思路变化。”

第二,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资金,我们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在全世界是最高的。这些外汇储备过去买美国政府的债券或是股票。美国政府的债券回报率非常低,如果去除通货膨胀是负利率。美国股票市场泡沫很大,风险很高。我国这3万亿美元储备当中一部分资金可以用来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资金。只要这些项目选择好,回报率会相当高,可以实现双赢。

  那为何西方发达国家经验在非洲国家并不适用呢?林毅夫引用了“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说法,发达国家的理论和经验必然是以发达国家的条件为前提。而中国改革开放40年所积累的经验,所形成的理论,对非洲国家跟其他发展中国家会更有参考借鉴的价值。他还说:“中国是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开始,中国和非洲的发展前提和发展条件是比较接近的,因此这样的理论就有较好的参考借鉴价值。”

第三,基础设施建设以后是不是能致富,决定于有没有产业发展。二战以后,成功的发展中经济体非常少,少数成功的发展中经济体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就是抓住了国际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的窗口机遇期,从农业经济变成现代化的制造业经济。二战以后,日本的发展是抓住美国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的机遇,发展了劳动密集型产业。到20世纪60年代,日本工资上涨了,劳动密集型产业比较优势降低。当时亚洲四小龙抓住了这个窗口机遇期,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成为新兴工业经济体。20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改革开放,抓住了当时亚洲四小龙工资上涨,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转移的窗口机遇期,也迅速发展起来了。现在中国已经是上中等收入经济体,很快将变成高收入经济体,让中国变成世界工厂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也逐渐失掉比较优势需要向海外转移。谁抓住了这个窗口机遇期,就有可能像我国和东亚经济体一样快速发展起来。这一次跟前面几次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窗口机遇期有很大的不同,主要是量的不同。比如20世纪60年代,日本开始向外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其整个制造业雇佣的人数是930万。20世纪80年代,亚洲四小龙进行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时,制造业雇佣人数:韩国是230万,中国台湾是150万,中国香港是100万,新加坡是50万。当下,中国大陆整个制造业雇佣的人数是1.24亿,其中劳动密集型产业雇佣的人数达到8500万。从这个统计指标来看,我国实际上创造了一个足以让“一带一路”沿线60多个收入水平在我们人均GDP一半以下的国家,以及部分非洲国家,同时进入到工业化、现代化的窗口机遇期。如果他们解决了基础设施的瓶颈限制,就有可能抓住我国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的窗口机遇期。

  此外,肯尼亚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查尔斯·奥努奈居认为,改革开放让中国走上了经济现代化的道路,从一个封闭的国家逐渐开始融入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国的发展经验对于非洲国家非常重要。

第四,思路决定出路。二战以后,许多发展中国家政治上摆脱了殖民地、半殖民地地位,开始追求自己国家的工业化、现代化。他们在政策上以发达国家的理论和经验为指导,却忽略了理论和经验的适用性决定于前提条件是否具备。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条件不同,发达国家的理论和经验用在发展中国家难免有“南橘北枳”的局限。我国的条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较为相同,来自于我国的经验、理论和思路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动员资源,克服困难,抓住发展机遇将有较大的参考借鉴价值。

  塞舌尔《国家报》首席执行官格文坦也说:“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面临着缺乏资金、市场、技术和管理经验的问题,这些其实也是现在很多非洲国家所面临的具有普遍性的问题。改革开放40年让中国很好地利用了自己在人力资源等领域的优势,而这其实也是很多发展中国家所具有的。因此,向中国学习发展经验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和可操作性。我希望通过在此次会议上的交流,了解更多中国发展思路,把它介绍到包括塞舌尔在内的非洲国家,实现非洲国家的发展。”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仅是中国人的事,而且事关世界的发展繁荣。因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给其他发展中国家带来了共同繁荣的机遇,有利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好愿景的实现。(作者为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鸿禾娱乐官网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